专场共生产10件拍品全体成交,怀恩山房藏画和高山仰之中夏族民共和国太古字画夜场多个专场共计82件拍品

图片 1

2015年12月7日晚,“十全——中国艺术品超级夜场”拍卖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十全——中国清代宫廷绘画”专场共推出10件拍品全部成交,总成交额2553万元,一半的拍品超过此前高估价成交,此外,“中国古代书画夜场”推出47件古代书画精品,成交率为87.23%,总成交额达到2.4亿元,六件拍品超千万成交。其中,文徵明《杂咏诗卷》以2800万元起拍,现场竞价激烈,两位买家似乎志在必得,经过长达半个小时的竞价,最终定格在8165万元成交,拔得本场头筹。沈周《溪山深秀图卷》以1600万元起拍,2760万元成交,位居第二。乾隆御题、宫廷画家所绘的《成都将军法什尚阿巴图鲁云骑尉鄂辉像》以880万元起拍,1748万元成交。

图片 1

拍卖现场

2015年6月5日晚7点,保利古代书画夜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怀恩山房藏画和高山仰止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两个专场共计82件拍品,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角逐,总成交3.95亿元人民币。而截至该专场结束,北京保利2015年春季拍卖会总成交额已经达到18亿元人民币。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发微信称:艺术市场让我们带回来了,中国艺术品重新回到它应有的价值。

怀恩山房藏画专场共13件拍品,总成交2403.5万元,成交率达84.6%。其中,丁观鹏《萧翼赚兰亭序》以950万元起拍,1550万元落槌,最终以1782.5万元成交,拔得本场头筹,这件作品是清代宫廷画家丁观鹏奉乾隆之命创作的经典题材故事,著录于杨仁恺的《国宝沉浮录》。

高山仰止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专场69件拍品,总成交3.7亿人民币,成交率达72.46%。其中,拍前就倍受瞩目的乾隆帝《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以4000万起拍,经过二十几轮的竞价,以6500万落槌,加上佣金,最终以7474万元成交,成为当晚拍卖成交最高的拍品,也是迄今为止,本季拍卖最高的一件古代书画作品。

本季拍卖最贵古代书画作品诞生

《乾隆帝 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 尺寸: 31186cm约5.19 平方尺

成交价:7474万元

古代书画想不火都不行了。拍卖结束后,现场的一位买家如此感叹到。当晚的古代书画拍卖首先从怀恩山房藏画专场开始,第一件拍品是倪瓒(传)《山水册》,以18万元起拍,最终以40万元的价格落槌,让当晚的拍卖有一个好的开始,后面的十件拍品没有什么惊喜,都在估价范围内成交。而作为该专场的最后一件拍品,丁观鹏《萧翼赚兰亭序》以1782.5万元成交,刷新艺术家个人拍卖纪录,因此赢得全场的第一次掌声,也为接下来的拍卖做了很好地预热。

本次拍卖是北京保利第三次推出高山仰止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也是拍品数量最多的一次,但在拍品选择上却是最亲民的一次,估价从几千万到几十万,甚至还有无底价的拍品,买家的参与度提高了很多,且只有一件石渠宝笈著录的拍品,一改大家对古代书画高、大、上的印象。该专场第一件拍品马一浮《寿》,估价8-12万,以7万元起拍,拍卖师报价声刚落,现场买家就开始了激烈的争夺,经过数轮竞价后,以70万元落槌,加佣金以80.5万元成交,超估价近七倍。竞价如此激烈的氛围也为接下来开拍的乾隆帝《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这件拍品开拍之前,拍卖师再次强调了其重要性,现场的人们也都拿出相机和手机,准备记录下这件重要拍品的拍卖过程。当拍卖师报出4000万的起拍价后,现场马上有买家应价,同时有另一买家加入竞价,以百万为竞价阶梯,至4600万时,有新买家加入,又经过数十轮的胶着竞价上升至6500万落槌,加上佣金以7474万元成交,创造了今春中国古代书画拍卖的世界纪录。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昨天在古籍文献专场被国家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的十七件唐宋写经以高于估价10-20倍的高价成交,总成交额达到2000余万元。我们今天这件同样被国家评定为一级文物的乾隆御笔也以优异的表现高价成交,说明我们的新老藏家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是越来越重视。这件拍品高价成交也表明了中国古代书画市场正在回暖。

自称为十全老人的乾隆皇帝,在其继位之后,先后领导了10次重大军事行动,平定台湾林爽文起义是其十全武功之一。为了宣扬其卓越战功,将士们胜利凯旋,乾隆皇帝都要下令为班师回朝的功臣绘制画像,并将它们悬挂在中南海紫光阁内。据北京故宫博物院宫廷绘画研究专家聂崇正考证,这些功臣像目前知道存世仅二十幅。此件乾隆帝《御笔平定台湾二十功臣像赞》全长1060.5厘米,1787至1788年,皇帝命福康安率兵平定台湾林爽文、庄大田叛乱后,亲自撰文总结,并绘制功臣像,考绩评赞,以表彰其功勋。该拍品去年4月30日刚在美国某拍行以418万美元成交,仅一年时间,就翻了近三倍。正如业内行家所说:之前古代书画相对比较冷清,一方面是因为市场中没有什么重量级的可供流通的作品;另一方面,古代书画的价值增长点是在一次次市场的释出过程中慢慢体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