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成艺术特色,黄月山和俞菊笙、李春来同为武生行业发展有关键功用的人士

马德成,京剧武生演员。字云鹏,原籍直隶定州。其父为河北梆子演员。幼年向父亲马泰玉学戏,曾读过几年私塾,后入宝胜和梆子科班学艺,演武生。出科后随父演出河北、山东、东北等地。在京、津、沪各大城市均享有盛名。

李春来

马德成艺术经历

李春来所创的武生表演艺术体系,是清末武生三大流派之一,称”李派”,以独特的翻扑功夫见长,轻捷迅疾是这一流派的表演特色。李春来武工精熟,身手轻灵,动作及其迅速,开打干净利落,翻跌筋斗极冲,腿功尤佳。他不但继承了短打武生的表演传统,并吸收了武丑、武旦的打法和民间武术中的拳术,剑术的招式,大大的丰富了自己的表演艺术,多在各个剧目中,穿插独特的武技来突出李派武生的特色。如《花蝴蝶》剧目饰演姜永志,有在三张高桌上拿顶,随即翻下,同时于空中拔刀,跪腿时落地时压刀亮相的表演,一系列高难动作于瞬息完成,姿势优美而且从容不迫,为一般武生演员所不能。又如《八蜡庙》剧中饰演黄天霸,与费德功开打时,有飞镖打费的特殊技艺。短打戏之外,李春来的长靠戏也很有特色,如《伐子都》中,种种难度很大、动作复杂的翻扑也都精彩无比。李派的常演剧目有《花蝴蝶》、《白水滩》、《挑华车》、《界牌关》、《狮子楼》、《鄚州庙》、《讲堂斗智》、《四杰村》等。李春来在北方学艺成就后,主要在南方演出,影响较为广泛。传人有盖叫田、张德俊、李兰亭及再传弟子梁慧超等,均以武打迅捷胜。其中,盖叫天在李派武生的基础上,结合个人丰富的创造与发展,又形成了”盖派”,成为与北方在俞派基础上发展形成的杨派对峙的一大武生流派。

他后拜师黄月山,学会了不少黄派戏,《剑峰山》、《请宋灵》、《独木关》、《落马湖》、《莲花湖》等。建国后在中国戏曲学校任教,对培养武生演员,做了杰出的贡献。

黄月山

马德成艺术特色

武生黄月山所创立的表演体系,为清末武生三大流派之一,黄月山和俞菊笙、李春来同为武生行当发展有重要作用的人物。黄月山以唱工刻画人物和精妙的髯口功为俞、李所不及,表演风格以激昂苍劲为主。黄武功精湛,且有嗓能唱,并有坚实的唱工基础,在其独有的剧目中多以苍凉悲壮的二黄、反二黄唱段和淋漓激昂的说白表达人物的性格与处境,如《铜网阵》、《独木关》、《巴骆和》等。他善于通过细致入微的表演来点染人物的特点,如演《独木关》之薛礼,用薛礼由老军扶持出场后的挣扎晃身,以刻画抱病的英雄,为同行所叹服。黄月山能戏极多,且能兼演小生应功德《岳家庄》和《群英会》、《黄鹤楼》,又能演老生戏如《四郎探母》。武生戏多为他自编自演,拿手剧目有《独木关》、《凤凰山》、《溪皇庄》、《绝燕岭》、《百凉楼》、《莲花湖》、《铜网阵》、《剑峰山》、《恶虎村》、《骆马湖》、《翠屏山》、《潞安州》、《请宋灵》及《巴骆和》等。他擅于在剧目中饰演老年英雄人物,创作了形势各异的表演特技,如《百凉楼》的扑火,《剑峰山》的诈疯等,尤以耍髯口为一绝,如《绝燕岭》中的定燕平,扎硬靠,戴翎子,挂白满,着厚底靴,用双枪,能于耍枪、耍翎子、耍靠旗的同时耍髯口,来表现人物的绝望和愤怒,有极强烈的艺术效果。其传人有李吉瑞、马德成、瑞德宝、杨瑞亭、李桂春等,均属黄派武生中的翘楚;富连成出科并担任教师的沈富贵,中华戏校毕业的王金璐,均擅演黄派戏。女演员恩晓峰、露兰春、何翠宝以高庆奎,盛麟父子,亦以能演黄派戏而受到内外行的重视。

马德成在艺术上宗法黄派,以唱念见长,尤重唱功,唱功中又擅二黄,以演武生戴髯口的老头戏最为著称。其嗓音高亢嘹亮,清越凄楚,说白慷慨淋漓,演出强烈火炽,神情兼备,表演自创一格。长期在天津演出,与瑞德宝、于德芳被誉为武生三德。

马德成演出作品及饰演角色

其代表作有:《莲花湖》、《溪黄庄》、《百凉楼》、《请宋灵》、《独木关》、《落马湖》、《刺巴杰》、《百凉楼》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