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班晋京至今,许多秦腔班演员开始转入徽班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官网 1

虽然有南洪北孔拯救了昆曲,但是由于它阳春白雪般的艺术风格,最终导致昆曲让位于京剧。而谈起京剧,就不能不提乾隆年间的四大徽班进京。正是
由于徽班在北京吸收了其他艺术形式的长处最终导致京剧这一剧种的正式确立。如果没有徽班进京,我们今天恐怕很难欣赏到如此优美婉转的京剧。
第一个进京的徽班是以唱二黄声腔为主的,由于其声腔及剧目都很丰富,逐渐压倒了当时盛行于北京的秦腔。许多秦腔班演员开始转入徽班,形成徽秦两腔的
融合,演唱丰富多彩。再有高朗亭主演并掌班,极有号召力,当称当时北京剧坛之冠。三庆班的看家法宝是以轴子取胜,即连日接演新戏。四喜班于嘉庆初年来
京。一说是北京昆班艺人与徽戏艺人组合成班,徽戏、昆曲兼演、尤以昆曲为著,故有新排一曲桃花扇,到处哄传四喜班之语。该班位于陕西巷内。和春班于嘉
庆八年在李铁拐斜街组建,该班以武戏见长,即所说的把子取胜,多演《三国》、《水浒》、《施公案》等戏,最能招徕普通观众。春台班原为清
乾隆时歙县江村大盐商江春在扬州的家班,该班搜罗四方名伶,以演徽调为主,兼乱弹、昆腔等,多演三小戏,即小旦、小生、小丑合演的戏,富于生活气息。此班
以青少年演员为主,演出颇有朝气,即以孩子取胜。
而这四大徽班却是流行于江南地区的以唱吹腔、二黄为主的地方剧
种。京剧的诞生,要从乾隆五十五年,安徽的著名地方戏班三庆班进京献艺,参加乾隆帝八十寿辰的庆祝演出。于是,二黄之耆宿的旦角演员高朗
亭,亲率三庆徽班来京进宫演戏,为乾隆皇帝祝寿。戏演罢,徽班却并没有离开,而是选择留在北京,进行民间演出。而正是这一次特殊的选择,成为中国文化史上
的一件大事。乾隆、嘉庆年间,北京文物荟萃,政治稳定,经济繁荣,各剧种艺人聚集。在北京舞台上,昆腔、京腔、秦腔三足鼎立、相互对峙。徽班到京,首先致
力于合京秦二腔。当时,秦腔、京腔基本上是同台演出。徽班发扬其博采众长的传统,广泛吸收秦腔的剧目和表演方法,同时继承了众多的昆腔剧目,因而在艺
术上得到了迅速提高。继三庆班之后,四喜、启秀、霓翠、和春等南方徽班,陆续来京演出。由于徽班表演技艺高超,剧目丰富,在北京迅速走
红。尤其是三庆、四喜、春台、和春四班影响最大,故有京城四大徽班之称。
至道光后期,徽班已在北京占据优势。自1790年至
1840年,经过50年的实践、磨合,终于在一代大师程长庚的努力下得到完善,发展成为一个具有新特色的剧种。后来,当这个剧种南下时,为区别于南方各地
的徽班,它便被人们称作京班或京戏。正是从道光年间开始,京剧走向全国,成为了中国第一大剧种,并被尊称为国剧。而程长庚则作为徽班的最后一
位名角,成了京剧的开山鼻祖,被奉为京班的祖师爷。徽班成长发展的过程,也就是它向京剧擅变的过程。这一嬗变的完成,主要标志为徽汉合流和皮黄交融,形成
了以西皮、二黄两种腔调为主的板腔体唱腔音乐体系,使唱念做打表演体系逐步完善。
道光末年,西皮戏大量涌现,徽班中皮黄并奏习以为
常。据刊于道光二十五年的杨静亭《都门纪略》载,三庆班程长庚、四喜班张二奎、春台班余三胜和李六、和春班王洪贵等常演的剧目,如《文昭关》、《捉放
曹》、《定军山》等,与嗣后京剧舞台常见的传统剧目已大体相同,徽班向京剧的嬗变和升华到此已基本完成。另一种说法认为,到谭鑫培成名后,京剧才算形成。
理由是,到那时,皮黄戏从音乐、表演,到唱念的字音、声韵,才具备了严格的规范;而在此以前,即程长庚时代,仍属徽调范畴。但现在的基本看法认为,在徽班
进京以后,其声腔上主要继承徽调、汉调的皮簧唱调而加以改造,同时吸收融化昆曲、京腔、梆子等唱念技巧和表演艺术,提高自己的艺术品位,形成崭新的剧种;
从民间戏曲变成市民戏曲,是它所以能在北京安家落户,进而成为剧坛霸主的根本原因。其中所用语音的北京化,是获得北京各阶层群众赞赏的关键。因为一个剧种
要在客地立足、发展、落户,首先必须使当地观众能听懂。民国以后,北京官话被确定为国语,从而为京剧推向全国创造了更为有利的条件,终于使它成为近代戏曲
的代表性剧种,被称为国剧、国粹。
同治六年,京剧回传到上海。在这以后,众多的北京演员前后陆续南下,知名的有周春奎、孙菊仙、杨月楼等,从而在上海建立起与北京齐头并进的另一个京剧中心。出现了京徽同台、京昆同台以及京梆同台的局面,北派、南派京剧相互交流学习,加速了京剧艺术发展。
与此同时,京剧也在全国范围内广泛传播,天津作为传统的曲艺之乡以及与北京相邻的地理优势,自然成为京剧最早的传播地区之一。道光末年,余三胜就长期在
天津登台演出,著名的丑角演员刘赶三也是先在天津出名,后来才进入北京,甚至著名的老生演员孙菊仙,也曾经是天津的票友。
其他如山东、安徽、湖北和东北三省也逐渐传入京剧。最晚到20世纪初,南至福建、广东,东至浙江,北至黑龙江,西至云南各省,都开始有京剧活动。抗日战争期间,随着国民政府西迁和大量人员涌入,京剧在四川、陕西、贵州、广西等地也有了较大发展。
不仅如此,京剧作为一种国粹,还走出国门,享誉海外。梅兰芳先生于1919年首次率剧团赴日本演出,1930年,梅先生又远跨太平洋至美国访问演出,都
取得很大成功。此后,在一代代大师们的努力下,世界逐渐认可并喜欢上了这支有中国特色的剧种,把京剧看成中国的演剧学派、中国的戏曲代表。

澳门美高梅网上娱乐官网,徽班晋京是中国戏曲史上的一件盛事,正因为徽班晋京,才有了国粹京剧。徽班晋京至今,已有整整220周年。

徽班最早发源于安庆,徽戏亦称徽调,徽班是指表演徽调的戏班。清代初年,徽调得到当时实力雄厚的徽商大力扶植,迅速崛起,涌现出诸多著名徽班和演员。徽班不仅流行于安徽境内,而且很快传播到江苏、浙江、江西、湖北等长江沿岸各地,影响颇深,被时人誉为安庆色艺最优。

明末清初时期,京城以昆曲最为盛行,由于它表演于宫廷与贵胄府第,辞藻日益华丽晦涩,脱离广大市民。至清代中叶,昆曲势微,时有江西的弋阳腔传入北京,经过一段时间演变,被称之为京腔。清乾隆四十四年(1779),名伶魏长生的秦腔进入京城,火爆一时,据《花间笑语》载文:自乾隆己亥魏婉卿(长生)来京,大开蜀伶之风,歌楼一盛。随之又有柳子腔、山西梆子等,逐渐在京兴起,从而形成与昆曲竞争的局面。

清乾隆帝曾多次巡视江南,看了许多地方戏曲,对徽戏甚感兴趣。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乾隆帝八旬万寿之时,耗费巨资大搞庆祝活动,选调各地戏曲名班、名伶晋京演出,便是祝寿内容之一。时有浙江盐务江鹤亭,组织余老四率领驰名江南的三庆徽班首先晋京,参加祝寿活动,著名徽调花旦高朗亭(艺名月官)时年16岁,随班晋京。徽调历史悠久,剧目繁多,曲调悦耳,武打火爆,其中旦角百余人,且扮相俊美,表演细腻传神。徽调唱腔以二黄调为主,另有拨子、吹腔、四平调、地方小调等。三庆徽晋京后,在京城的舞台上崭露风采非常活跃,极受观众的追捧。庆寿演出后,他们没有回安徽,继续留在京城各大戏园献艺。当年晋京的仅是三庆徽,因为徽剧受到北京观众的青睐,次年始又有四庆徽、五庆徽等小徽班陆续晋京。9年后,已是嘉庆四年(1799年),苏州的四喜、湖北的春台两个徽班晋京。13年后,扬州的和春徽班(一说为庄亲王府所组)方晋京。当时的广和楼、广德楼、三庆园、庆乐园等戏园子每演戏均以徽班为主。因三庆班擅演整本大戏,故事性强;四喜班以文戏见长,悠扬动听;和春班的武戏精彩,开打火爆;春台班以童伶为主,朝气蓬勃。因四大徽班各有千秋,特色不一,故有三庆的轴子、四喜的曲子、和春的把子、春台的娃子之谚语。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老艺人卒于京城,灵柩不便运回原籍,便在城南荒芜之地购置了梨园义地,长眠于此。

清王朝因崇尚昆曲,将其尊为雅部,对徽调、秦腔等地方戏曲贬为花部,曾于清嘉庆三年(1798)下令禁演地方戏,但取缔不掉,便禁徽班使用弦乐,改用笛子伴奏来要挟,但有生命力的戏曲艺术,已深入人心,是压制不住的。徽剧不仅在京城站住了脚,而且大有后来居上之势,更加危及昆曲、京腔的地位,形成了时尚黄腔喊似雷,当年昆弋话无媒的局面。

在戏曲史上,徽班晋京后又出现了徽汉合流,汉戏又称楚调,现名汉剧,是流行于湖北的地方戏,以西皮、二黄两种声腔为主,但更侧重西皮。清道光八年至十二年(1828-1932),一批汉戏名伶陆续进京,据载约有四喜官、米应先(米喜子)、李六、王洪贵、余三胜、龙德云、童德善、谭志道等。当时徽班已负盛名,汉戏若单独成班,难与抗衡。由于徽、汉两个剧种在声腔、表演等方面都有亲缘关系,所以汉戏演员晋京后,大都加入徽班演出,形成了徽汉合流、皮黄合奏的新颖局面。在竞争中,兼收并蓄,博采众长,又融化了北京地方语言特点,从剧目、唱腔、表演、伴奏等诸多方面,广泛吸收了昆曲及地方戏的长处,又有了迅猛的演变,更加满足了观众的欣赏要求,使其生命力更加旺盛,逐渐被时人称作为京调或皮黄,这就是京剧的基础与雏形,自徽班晋京后,历经几十年的演变、孕育、发展为一个新剧种――京剧。

京剧大约形成于道光二十年(1840年)前后,因此,它的历史仅有170年左右。虽然叫京剧,但它不能算北京的地方戏,,在今日的京剧韵白中,仍保留着徽、汉字音。随着京剧的繁荣与发展,四大徽班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第一代的京剧演员有:程长庚、余三胜、张二奎、卢胜奎、王九龄、薛印轩、龙德云、徐小香、胡喜禄、罗巧福、谭志道、郝兰田、庆春圃、黄三雄、杨鸣玉、刘赶三等。京剧自诞生以来,曾用过诸多名称,先后曾名:乱弹、黄调、京黄、京二黄、皮黄、二黄、大戏、平戏(北京曾称北平)、旧剧(相对话剧而言)、国剧、京戏、京剧等。

1990年12月20日至1991年1月12日,由文化部、北京市政府、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戏曲学会联合发起,在北京隆重举行为纪念徽班进京200周年,振兴京剧观摩研讨会,为期24天,包括演出、展览、学术研讨等项内容。来自全国与京剧有着亲缘关系的京、徽、汉、秦、昆、婺等剧种的40多个院团云集北京,参加大会的演职员近4000人,其中包括港、澳、台及旅美侨胞,在北京10个剧场,分三轮演出50台戏,156个剧目,共演出166场。此次盛会是一次京剧队伍的大检阅、艺术成就的大展览、创作经验的大交流,是一次弘扬民族文化、振奋民族团结、激发爱国主义精神的成功之举。

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为庆贺乾隆帝八旬万寿,京城大搞庆祝活动,并选调各地戏曲名班晋京献艺,其中影响最大的当属安徽的三庆徽班,极负盛名,并在京城安家落户,随之又有四喜、春台、和春徽班晋京,史称四大徽班。自徽班进京后,历经几十年的演变诞生了京剧这一享誉海内外剧种,被称之为国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