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档中存有此声明的中英文新闻稿,对日抗战敌后战场及中日建交时期珍贵史料

图片 4

继去年春、秋拍,西泠近现代名人手迹专场推出纪念辛亥革命专题,2012西泠春拍,将继续探寻手迹中尘封的历史讯息,推出纪念对日抗战七十五周年专题。经多处征集拜访,西泠拍卖精选相关历史人物珍贵手迹、重大历史事件档案文献呈拍,追溯近百年中日关系流变。

图片 1

此次名人手迹暨纪念对日抗战七十五周年专场,紧扣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两条主线:一是中国共产党敌后战场,至新中国建立中日恢复外交时期的珍贵史料;二是对日抗战初期国民党正面战场相关批文、手稿,至战后台湾对日政策珍贵档案。兼及日本维新思潮影响下,战前民主主义革命人士早期与日往来的墨迹。

《蒋日断交声明》底稿及五次修改稿1.最初方案原稿:19.5×27cm×5
2.黄少谷修订稿:19.5×26cm×5 3.蒋经国修订稿:19.5×26cm×4
4.沈昌焕初稿:26×19.5cm×8 5.周书楷修订稿: 26×19.5cm×9
6.黄少谷最后定稿:26×19.5cm×6 7.黄少谷批注三事稿复印件:29.5×21cm×4
8.国家安全会议便条:18×12.5cm 9.国防部情报局情报单:26.5×19.5cm
10.中日联合声明:26.5×19.5cm×211.田中总理致蒋总统电文译文复印件:29.5×21cm

专场共约200件拍品,其中对日抗战专题70余件,包括了军政手令、诗册、手稿、题辞、签名等多种形式。1972年《蒋日断交声明稿》手稿属首次公诸于世,同时亮相的还有对日抗战期间,毛泽东保姆陈玉英藏林伯渠自作诗稿,蒋经国、顾颉刚致周墨南题辞、六中全会代表签字、各战区抗战将领墨迹四册、孙中山墨宝等诸多藏品。

部分重要着录:1.《中央日报》第16062号头版头条,1972年9月30日。2
.《中国时报 》第7953号,1972年9月30日。3
.《中华民国外交部》新闻稿,第207号,1972年9 月29日。4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一九七二年七至九月P.744,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作为二战的主要战场之一,中国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付出了巨大的民族牺牲。民族大义面前,
国共双方在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合作,共同展开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反侵略战争。自甲午战争始,日本的侵略对中国的近代史产生了重大影响,20世纪30年代,日本对中国发起的全面侵略战争,则完全地打断了中国原有的现代化进程,一直影响到战后亚太格局以及新中国对外政策和台湾地区的民主现代化进程。西泠春拍近现代名人手迹专场,在倚重文本的研究中,重新聆听、审视和梳理历史,在风云人物的手迹中,细微洞察其人格魅力与民族之魂。时过四分之三世纪,在历经硝烟的备忘录中,以宏阔而不失精深的视野,审视中华民族近现代史,曾经阴霾中激烈不竭的光亮。

说明:1.
1972年9月29日,田中角荣与周恩来在京签订《联合声明》,中日宣布建交。第二日,蒋介石政权即对外发表《对日断交声明》,此拍品即为此《断交声明》底稿,以及由蒋经国、黄少谷与国民党各个机要部门凡五次修改稿,为事关国民党党史、中日关系史的重大历史文物。在今日台湾所保存的历史原档里,该部份已全部解密并供研究查阅。原档中存有此声明的中英文新闻稿,唯独不见相关手稿,可见本拍品之珍贵程度。2.
本拍品直接得自蒋介石秘书长黄少谷亲属,尚属首次公之于众。

对日抗战敌后战场及中日建交时期珍贵史料

2012年是对日抗战75周年,也是《中日建交声明》发表40周年,这亚洲主要的二大强国,百年来从战争走到今日和平繁荣,诚属不易,因此双方从政府到民间皆有盛大庆祝活动,一直到9月29日会达最高峰,
各界众多文化交流也纷纷开展。

图片 2

原档中存有此声明的中英文新闻稿,对日抗战敌后战场及中日建交时期珍贵史料。对这重大纪念的一年,西冷印社在筹备多时与接洽终于获得珍贵成果,从北美蒋介石秘书黄少谷亲属手中征集到中日关系中为“核心”的珍贵文物——蒋介石政权对日断交声明手稿。这是见证1972年“中日建交”暨“蒋日断交”的二大文物之一,并属首次以原稿的形式公之于众,为此重要历史作出文化的贡献。

毛泽东保姆陈玉英藏品 林伯渠自作诗稿

中日两国有着悠久友好历史,百年来由于两次中日战争,造成中国人民重大伤害,以致两国关系陷入长期紧张与对立。1945年抗战胜利后,紧接着1949年新中国成立,因当时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强权,对新中国与苏联采取杯葛与防堵的“冷战”策略,不仅在国际上联合日本作远东伙伴,在联合国则支持迁台的蒋介石,并促使战败的日本在旧金山和约生效前夕,与迁台的蒋介石政权在1952年4月28日签定《蒋日合约》,蒋日双方建立外交。

林伯渠,中共四老之一,自幼饱读“四书”,深受中国传统文化之影响。历经旧民族主义到新民主主义时期,其幼学与古典修养,也促使他在整个革命生涯中诗文不断,革命家通过诗文反映外侵内扰的社会现实,抒发忧国忧民的情思,在战争的硝烟中展望光辉的民族前景。

但随着新中国日渐壮大与时势潮流,1972年初美国尼克松访问中国,中美关系趋于缓和。此时日本朝野弥漫着与新中国建交的声音,该年5月与蒋介石友好的首相佐藤荣作下台,7月7日田中角荣当选首相,表示要尽速与新中国恢复外交并访问北京。

林伯渠早年在维新思想影响下,激起了救国救民的热忱。留学日本期间,由黄兴、宋教仁介绍加入同盟会,从此踏上革命征程。先期协助孙中山改组中华革命党为中国国民党,后在俄国十月革命激励下,由李大钊、陈独秀介绍,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在西安事变中,努力促成第二次国共合作,一致抗日,为推动国共两党的合作做出了卓越贡献。

1972年9月29日周恩来与田中角荣在北京共同发表《中日联合声明》建立外交。同日,蒋介石政权宣布与日本断交,并向全世界发表《对日断交声明稿》。于是蒋日断交,中日恢复建交,至今已是40周年。

在对日抗战期间,林伯渠出任陕甘宁边区主席。1941年春,西北特别支部书记、曾参与西安事变的旧识谢华与曾任八路军办事处林伯渠秘书的李初梨一起到延安拜访林老。在光华农场,天气晴和,三位战友同坐于窑前坡上,倾谈忘倦,叹“踏遍崎岖多少路,相逢峻坂总平常”,林老即以诗见寄,多少豪情与民族气魄。

《蒋日断交声明稿》是1972年改变近代史的文物,也是继1937《对日抗战声明》后,
蒋介石又一件对日重大的历史声明,内含最初原稿及五次修改稿等十数份相关文件,主要由黄少谷与蒋经国亲笔修改核定,最初发表于《中央日报》第16062号
1972年9月30日头版头条,并在任何舆国民党党史、中日关系史相关的文献着作中均有提及。

这份林伯渠赠谢华诗册,含“未堪衰病卧农场”、《岳麓山》、《携酒游东塔岭》、《灞桥》、《王典坡》、《卧龙寺》六首,曾发表于1993年第3期《湖南党史通讯》。此后诗稿被谢华珍藏于笔记本中,二十二年后,追忆此事,历史学家谢华题记:“林老遗诗稿,一九四一年春,在延安我与李初梨同志访林老于光华农场,时天气晴和,同坐于窖前坡上,倾淡忘倦。为后,林老即以此诗见寄,稿藏旧笔记本中,已历二十二年,林老已作古三年矣!今检读遗着,深为怀念,特志之”。诗稿见证了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人豪迈不屈的民族气节,后为毛泽东保姆陈玉英珍藏。

在蒋介石政权所保存的原档中,多年前已全部解密并开放研究查询,原档有该声明的中英文新闻稿,唯独不见相关手稿,因此本手稿更显弥足珍贵。

另一件一九七八年,李淑一恭录毛泽东《蝶恋花•答李淑一》词,毛泽东保姆陈玉英上款纸本楷书作品,也十分珍贵。李淑一出身书香门第,中学时期与杨开慧结为好友,后经杨介绍,与革命先驱柳直荀结婚。1927年柳直荀因革命离家,直到建国后,李淑一才知道丈夫早亡。毛泽东1957年5月给李淑一去信,提及“你如去看直荀的墓的时候,请为我代致悼意。”李淑一接信后,即将她早年因梦到丈夫衣带褴褛,血迹斑斑的往事而写的《菩萨蛮•惊梦》赠与毛泽东。这成为之后毛泽东后作《蝶恋花•答李淑一》的引子,以寄托二人对杨开慧和柳直荀的哀思。“我失骄杨君失柳,轻飏直上重霄九”,李淑一再录,致陈玉英同志留念,钤印“琴竹一枝千滴泪”,是念及主席旧交,更伤怀战友亡亲的真情流露。

为何有前后两个方案的声明稿?

对日抗战正面战场及战后台日关系珍贵史料

由于在蒋介石政权在北京记者会前,一直无法掌握《中日联合声明》确实内容,因此针对不同状况,同时准备两方案的声明稿因应:如果《中日联合声明》及相关记者会,日本只提中日建交却没提《蒋日和约》失效或蒋日立即断交等字语,则发布第一方案,内容只为谴责日本,但不主动宣布与日本断交。反之,日本若提及《蒋日和约》失效或宣布蒋日断交等字句,则采用第二方案声明稿,内容为严厉谴责日本背信忘义,并主动宣布与日本断交。

图片 3

1972年9月29日本外相大平正芳在北京记者会,表示“由于中日关系正常化……《蒋日和平条约》已丧失其存在意义,可认为终止……”。记者会结果揭晓后,台北的蒋介石政权立即采用《第二方案》发表。

《蒋日断交声明稿》手稿

另外,为何声明稿不见蒋介石本人批校?

自“九一八”事变激化抗战,到抗战结束、新中国建立,中日两国关系随国内和国际形势的波动而变化。
1971年10月2日,新中国方面提出“中日复交三原则”。1972年9月25日,田中角荣访问北京,29日,中日两国政府发表《中日联合声明》,中日两国实现邦交正常化。第二日,台湾方面即在《中央日报》上发表了与日断交的声明,蒋日关系彻底走向末路。

答案是蒋介石当时已不便再提笔写字了。
1972年7月之后,蒋介石由于年老体弱,不易提笔写字,不仅从1972年7月21日起,开始停写长达57年着名的《蒋介石日记》,对于1972年9月29日对日断交声明稿,也全由秘书长黄少谷与蒋经国代理审订。

这件拍品即为该声明最初原稿及此后五次修改手稿,由国民党各机要部门及蒋经国亲笔批改。总共三十八页,内容包括第一方案原稿即外交部声明稿,外交部黄少谷修订稿、沈昌焕初稿、周书楷修订稿、蒋经国修定稿、黄少谷最后定稿、黄少谷批注三事稿复印件,及国防部情报局情报单、中日联合声明、田中总理致蒋介石电文译文复印件。

众所周知,蒋介石在大陆时期的重要拟笔人是有“文胆”之称的陈布雷,可是陈于1948年在南京自杀。1949年去台湾以后,黄少谷逐渐成为蒋介石的“新文胆”。同年1972年,蒋介石之子蒋经国新任“行政院院长”,三年后即继任其父之“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故而此件文稿虽无蒋介石亲笔,却可以说在实际上代表了当时蒋介石政权的核心决策。

1945年,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战结束。历经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新中国成立。20世纪战后的中日关系历经50年代日蒋和约、第一次民间贸易协议、民间渔业协定、中日关系“政治三原则”提出到20世纪60年代民间贸易备忘录,20世纪70年代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访问中国,中日两国政府发表《中日联合声明》,中日两国实现邦交正常化。一方面,新中国领导人为恢复中日邦交正常化做出积极尝试,另一方面,台日关系自战前开始便一波三折,战后东亚格局变动不定更令蒋介石烦扰不已。这份极其珍贵的历史资料,经数改定稿后即刊出于《中央日报》,正表明当时台日关系的破裂。据悉,此《蒋日断交声明稿》手稿,由西泠拍卖直接得自黄少谷亲属,尚属首次公诸于世,这套处于重要历史节点的档案文献,其价值不言自明。

不可否认的是,“蒋日断交”代表蒋介石政权迁台以来最大的外交挫折。因此,当年迈的蒋介石在1972年停写日记前,恐怕不仅仅是内心的挂念,对蒋经国舆黄少谷的代理审订势必有着主导性的介入。

蒋介石《对日断交声明稿》,据了解是多年来内地市场少见的重大历史文物,它改变现代中日两国走向甚大,本身亦具备三项历史指标:

1.它是蒋介石政权对日本最重要的二大声明稿之一(1937对日抗战声明、1972对日断交声明)。也是国民党或台湾地区最重要的外交文件之一。

.它是半个世纪以来中日关系的最主要的二大文物之一
,如同1911辛亥革命二大文物 ,这二者间的对应是相同的 。

.它更是中国历代领导人文物里,唯一仅存以《对日断交》作声明的文物。简单地说,二国自唐朝以来,历经5次中日战争,在中国历代对日战争领导人的文物里(唐高宗、元忽必烈、明万历、清光绪、民国蒋介石)以及中国各项文物中,就仅此件是以《对日断交》作声明的文物,这点尤其可贵。

它的影响力,让蒋介石政权的“外交部长”特别在“国家安全会议便条”上用朱笔写下:“此项外交文件,影响重大”,以及“此一文件之历史性,十分重要”等句。

它也让年轻的马英九,气得向日本大使椎名悦三郎丢鸡蛋抗议,因此还上了国际新闻报刊的图版——

进一歩说,这件声明稿是近代中日从仇恨走向和平的分水岭,也是蒋介石一生对日本恩怨的总结,毕竟,蒋介石是中国历代领导人里,与日本渊源最深的一位,他从1937年对日抗战开始,到1952蒋日和约签定,再到1972年对日断交……他一生与日本恩怨近70年,一直到《蒋日断交声明》发表后,才告一段落。

图片 4

《蒋日断交声明》底稿及五次修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