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红风京剧团更名为太原市京剧团,遵义老百姓最喜爱的京剧艺术家是谁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现在的年轻人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遵义曾经有过一个京剧团,更不知道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遵义老百姓最喜爱的京剧艺术家是谁?8月30日,在京剧团后辈们的筹备下,曾经在遵义京剧团工作、生活过的老艺术家们终于重新聚在了一起,他们拿出50年来珍藏的一幅幅舞台照片,回忆起了一个个难忘的往事

省京剧院建院60周年京剧名家名段主题晚会任岫云近照大型新编京剧《陈廷敬》剧照京剧名家收徒仪式

坐着卡车来遵义

老艺术家怎样扶植我们 我们也尽心地扶植年轻人

京剧老艺人徐荣良老人今年已86岁高龄,他怎么也没想到,京剧团后代们在50年后,为他们组织了这一次半个世纪的聚会。徐荣良老人回忆到,1958年,成都京剧团为了支援贵州遵义,在三天之内,让他们携妻带子举家南迁。当时用了16辆大卡车,我们剧团的老老少少在路上颠簸了两天两夜,才到达遵义。当时的遵义很荒凉,但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我们都没感到后悔。

编者按:60年风雨兼程,山西省京剧院在与戏曲摇篮之称的山西地方戏曲艺术的相互交流中,群英荟萃,在全国京剧艺术大家庭中竖起了山西旗帜。60年艰苦奋斗、励精图治,几代艺术精英孜孜不倦、辛勤耕耘,他们使国粹艺术在三晋大地焕发出了勃勃生机,为山西父老奉献了源源不断的文艺佳作。特别是像任岫云这样的老艺术家们,热爱山西,扎根山西,为山西京剧事业的奠基、发展、传承兢兢业业、呕心沥血,令人肃然起敬。

记者从老人口中了解到,当时剧团里全都是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年轻人,他们在遵义白手起家,相互鼓励,为遵义市民创作了很多好看的京剧作品。

烛光中的京剧

1955年10月,由李铁英团长率领的天津红风京剧团首次来山西巡回演出。之后,经太原、天津两市政府协商,1956年3月1日,天津红风京剧团更名为太原市京剧团。7月21日,太原市京剧团国营建团纪念大会在和平剧院隆重召开。

当时的遵义京剧团在遵义有着响当当的名气。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遵义还是个经济不发达的小城市,市民们的文化娱乐生活并不丰富,电视、广播更是当时的奢侈品。于是,观看欣赏京剧团的演出成了众多市民工作之余的一大精神享受。

之后,从北京市京剧三团、北京青年实验团、北京市赵燕侠京剧团和中国京剧院四团吸纳了武旦演员刘云秋、梅派青衣李开屏、小生演员徐玉枫和郑兰茹等中青年新秀。中国戏曲学校又陆续分配来优秀毕业生曲素英、曹佛生、周苌芸等艺术新人。1962年,太原市京剧团先后接受了中国戏曲学校十余名毕业生,并从柳州京剧团迎来了以陈金彪为首的15名艺术人才。1963年,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荀慧生先生的入室弟子任岫云应邀加盟,更是锦上添花。首演《红娘》《玉堂春》《勘玉钏》,蜚声一时。之后,剧院的《钟馗嫁妹》五个经典折子戏参加了由文化部、中国剧协在北京举办的纪念徽班进京二百周年全国演出盛会,《蔡锷与小凤仙》赴中南海在中央警卫局礼堂为山西籍老同志进行了慰问演出。

每天都是满场,还出现了不少追星族呢。京剧票友们说起当时谁是遵义的美猴王、最棒的武生是谁时,也是眉飞色舞,一点也不亚于现在追星的年轻人。一位京剧团老员工的后代告诉记者,一次剧团晚上演出时,中途突然停电,顿时台上台下一片漆黑。没有了灯光,剧目无法演下去,只好动员观众改天再看。但满场的观众却久久不愿离去。这可怎么办?突然,有人提议点蜡烛。于是,剧团买来了上百根蜡烛,将舞台装扮得烛光闪闪。台上的演员被观众的热情所感染,演出接着进行,烛光中的京剧也成了京剧团老少皆知的一段美谈。

票友惦记名角

著名画家王步超在《任岫云画集》序文中写到:记得数年前,任岫云出演移植于师父荀慧生的传统剧目《诗画联姻》时,她根据剧情表达和人物刻画的需要,颇有创意地将绘画艺术糅合于戏剧表演之中,边唱、边舞、边画,舞台上顷刻之间,一幅红梅跃然纸上,让观众戏迷惊叹:没想到,任岫云戏唱得好,画也画得好!

记者了解到,现在遵义京剧团除了有个单位名称外,演出是早就没有了。过去的演员们也都成了白发老人,但遵义的一帮票友们却还惦记着当时的角儿。虎辰叔的美猴王金箍棒玩得飕飕响,荣良叔的老萧何表演得微妙微肖,天一叔的黑脸的包公唱腔铿锵,仁旺叔的捉鬼钟馗颇有味道,素霞阿姨的王宝钏柔美中显出坚贞,国华阿姨的陈世美场场叫好,百看不厌、咪咪姐的杨八姐风姿飒爽,音美人俏。,这是一个曾听着京剧长大的孩子对当时遵义名角们的回忆。

初冬时节,寒风凛冽,省京剧院纪念建院60周年系列活动却如火如荼地举办。11月28日,记者在位于省城新建路任岫云的府上采访了这位对山西京剧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的京剧表演艺术家。今年81岁高龄的任岫云老人,神采奕奕,容光焕发。忆起往事,老人一下陷入回忆。

虽然有的老人已离去,但他们年轻时的舞台形象却依旧留存在遵义票友们的心中。

任岫云是江苏徐州人,是我国京剧四大名旦之一荀慧生先生的得意弟子。来山西之前,她已是享誉南方的京剧名角。那是1963年的冬季,20余岁的任岫云应太原市京剧团的邀请,来到太原。初次演出是在和平剧院,演出《红娘》,剧场内座无虚席,丁果仙也去了。演出结束后,丁果仙亲自到后台叮嘱:一定要把这个孩子留下。为表示对外来人才的爱惜,两三天后,丁果仙又设家宴,邀请任岫云做客。任岫云说:没想到山西人这么热爱京剧,对我荀派表演风格这么喜欢。虽然吃住离徐州的条件差很远,但任岫云开始热爱山西,她觉得这里需要她,她要在这里把荀派艺术发扬光大。任岫云在徐州的工资每月350元,她主动要求把工资降到文艺四级218元,和团长一样多,市里专门开了表彰大会。关注到剧团整体剧目,任岫云在艺术上也有很大变化,样板戏里不能带有荀派艺术,她融入群体,随剧目要求,紧跟时代脉搏。剧团多年来一直走创新的路,因而一直有新面貌。大家都很敬业,经过三四代的传接,排了不少新戏,很多北京中戏的在此落户。任岫云说:原来我算新人,现在我是老人啦。李胜素来时,我让开舞台,让年轻人发展,帮助李胜素克服困难,发现一个有苗头的演员不容易,怎样才能留住人才?只有创造好的条件。一个人艺术青春很短暂,老艺术家们怎样扶植我们,代代相传,我们也尽心竭力地扶植年轻人。情到深处,任岫云哽咽着说:在一个地方,爱一个地方,我现在是山西人了,尽管两个孩子都在外地工作,可我和老伴就是不愿意离开,山西就是我的家。虽然老了,但剧团需要我做什么,我都要尽心尽力地去做,剧团的一切都和我息息相关,剧团好了,我们就好了。书画将伴随我后半生,是我每天必修的功课。1992年剧团扩建为山西省京剧院。现在,适逢60周年院庆,张智院长举办名师带徒等一系列活动,培养人才,这都是好的。寄语年轻人,多学基础老戏,有了继承,才能更好地发展,勤学苦练,才能创造更多的艺术生命。

老相片见证往事

为了举办这一次聚会,京剧团的后辈们可花了不少的心思。聚会组织者白贵寿就曾挨家挨户地寻找父辈们留下的珍贵相片,收集来的照片有《草原小姐妹》、《红灯记》、《沙家浜》等剧照、有剧团全体人员的全家福、还有到乡间地头为老乡演出的简易舞台

省京剧院院长张智在接受采访时说,半个多世纪以来,山西省京剧院在党的文艺方针指引下,为振兴京剧艺术、弘扬民族文化扎根三晋沃土,服务人民大众,以开团元老李铁英、陈云超等为代表的第一代,以任岫云、曹佛生、陈金彪、陈志清、耿文超、赵昆翔、武建文等为代表的第二代,以赵琬如、白承宗、王福民、李胜素、张艳玲、李少波、陈俊杰、尚继春、朱丽、石志红、赵新田、贾艳丽、王越、单娜、张巍、张巧英、魏捷、孟霞、高文利、奇彤等为代表的第三代艺术阵容,创造了不同历史阶段下剧院欣欣向荣的艺术发展态势。目前正在积极培养以郭娜、张玲为代表的一批年轻演员,并与山西戏剧职业学院合作办学,培养京剧后备人才。

组织这次聚会的都是剧团团员的孩子们,如今他们也大都年过五旬,他们告诉记者,举办这次聚会就是想让大家还能记起京剧、记起遵义老一辈的京剧人。这次参加聚会的老艺术家们还衷心希望,现在的遵义也能出一批热爱京剧艺术的孩子,希望年轻一代能将京剧国粹发扬光大。

张智表示,在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文艺繁荣发展、切实推动文化强省建设的春风沐浴下,相信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召唤下,山西省京剧院这支国粹艺术的文化晋军一定能够讲好山西故事,传播山西声音,展示山西形象,在开创我省各项事业发展新局面的新征程上贡献力量。

链接:山西省京剧院建院60周年系列演出活动分主题晚会、研讨会与剧目展演三大板块八场演出:《战洪州》;京剧名家名段建院60周年主题晚会;新创佳作《陈廷敬》《紫袍记》,麒派名剧《四进士》,收徒拜师仪式暨折子戏专场;省内京剧票友专场演出等悉数登台。此外,还组织编撰了系列书籍:《山西省京剧院院志》《李铁英传》《粉墨丹青任岫云画集》《陈云超舞台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