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让学子唱的,科伦坡市京戏进堂上12所试点中型Mini学

京剧成为国剧,这没有问题;让学生唱点但让学子唱的,科伦坡市京戏进堂上12所试点中型Mini学。京剧,这也没有问题;但让学生唱的京剧里有样板戏,而且推荐的15个唱段里,有9个来自样板戏,这就成了问题。尤其是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关于京剧进校园的曲目选择曾引出一场纷争;新近又付出消息,说京剧进中小学课堂的曲目没有变化,名称略有微调,又引起一场争议。其实,京剧进中小学课堂的曲目之争,凸显的是非音乐意义。
要知道,前前后后的所有争议,都不是冲着京剧去的,冲的是样板戏。五年前提议京剧进课堂的全国政协委员孙萍,她本身就是唱京剧的国家一级演员。孙萍以保护国粹的名义提议京剧进中小学的课堂,但到曲目公布的时候,发现大部分是样板戏,一批京剧界人士则以为这些曲目的确定也来自孙萍的提议,因为纷纷指责孙萍。于是,孙萍再次提议要求调整曲目,反对样板戏进中小学课堂。现在,京剧已经在争议声中走进课堂了,曲目如何变化,都不影响这京剧就要唱起来了。但争议毕竟存在,能否让这京剧不仅唱得欢快,也唱出意义来?这里还有一些道理可说。
样板戏是文革的产品,但文革毕竟过去三十年了,像巴金在《随想录》中所说,一听到样板戏就心惊肉跳的人,可能不多了。即如汪曾祺所说,知道文化大革命是中国政治史上一场噩梦。样板戏也是中国文艺史上一场噩梦的年轻人,估计也不多。反对样板戏进中小学课堂的人,并不是害怕样板戏真能僵尸还魂,而是表达一种情绪性的文化惩罚。既然样板戏可以冻杀百花,一花独放,那么,今天就让百花齐放,偏就封杀样板戏这一花。就曲论曲,样板戏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它毕竟凝聚了许多京剧艺术家的才情与心血。花被采插到了四人帮的头上,却并不影响它还应算得上是朵花。
样板戏作为一个时代的记忆创伤,是不应淡忘的。简单地将它称为红色经典,很可能是对红色的一种亵渎。不久前,我的老师,原来的大学中文系主任,现已退休,他郑重其事地打来电话,要我写篇文章,替他表达一个意思。因为他对央视的戏曲频道,居然还在教唱《龙江颂》的手捧宝书满心暖,一轮红日照胸间,感到不可思议。就像让中小学生唱《海港》的任凭那妖风掀起三尺浪,能让小学生懂得这妖风跟《西游记》讲的不是一回事吗?于是,就有了一个小道理。就像

《京腔京韵》晚会的制作方――浙江京剧团团长翁国生也认为,15个唱段确实是样板戏和冷僻戏多了点,过于单一。他告诉记者,当时他们在制作这台晚会时就已经发现这个问题,所以才在晚会中增加了《三家店》、《贵妃醉酒》等艺术性、审美感更强的传统曲目。在他看来,尽管杭州暂时不调整曲目,但他还是建议学生应该多看演出,全方位了解京剧唱段、基本功法、服装、器乐等知识。

京剧进课堂在实施近一年后又有了新进展,针对备受关注的学唱曲目争议,北京将在下半年率先进行调整。今年9月份,参与北京市京剧进课堂试点的中小学将有望使用北京市首部地方京剧教材。而记者了解到,杭州市京剧进课堂12所试点中小学,目前并无修改曲目的计划。

这次,北京京剧进课堂曲目调整后,京剧曲目将从此前的15首扩展到22首,但会减少样板戏,如《趁夜晚》和《猛志在胸催解缆》等将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贵妃醉酒》、《霸王别姬》等经典历史剧。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目前杭州市的京剧进课堂仍在试点中,教材没有变动。杭州长寿桥小学负责京剧教学的赵友梅老师告诉记者,学校没有接到换新教材的通知,还是按照学的15个曲目来教学生。在赵友梅看来,学校教京剧的音乐老师刚去沈阳学了15个曲目回来,一下子要改动有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