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荷花中也融入了壁画之金碧辉煌

图片 1

图片 1

张大千 钩金红莲图 立轴 设色纸本 1941年作 尺寸:175×94 约14.8平尺

张大千一生钟情荷花,其花鸟创作以荷花为最。他颇擅冶园,所到之处必皆精心培养,日夕观赏,乃至胸中藏荷。他笔下的粉荷、白荷、墨荷,无不落落大方、生动伶俐、雅俗共赏。2011中翰清花“时空呢喃”金秋艺术品拍卖有幸获得一幅珍贵的勾金红荷,供玩家品赏。

此勾金红荷作于1941年秋。是年5月,受好友严敬斋及画家李丁陇推荐,张大千携学生妻儿远赴敦煌临摹壁画,他还尝试移种荷花于鸣沙山下,惜未能长成,他对荷花喜爱可见一斑。当年同行队伍中还有裱工及精于唐卡绘制的喇嘛画工。喇嘛对金粉的处理及其使用的矿物颜料所产生的画面敷色效果令张大千颇为惊奇。大千荷花中也融入了壁画之金碧辉煌,这类勾金重彩兼工带写的荷花创作基本只在出行敦煌近年出现,数量较少,尤觉珍贵。此后多为清雅粉荷及抽象化的泼墨泼彩风貌了。

此幅六尺整纸红蕊墨荷构图饱满充实,层次丰富,水墨淋漓,呈现浑厚气势。荷杆可谓画面梁柱,参差不定,由多处而生,或显或匿于叶间,为画面重心之骨。作者以篆书笔法落纸,渴笔含墨,上下衔接贯穿画面,笔格遒劲。荷叶残枝幼芽交叠相间,落笔老辣、奔放野逸,先用大笔蘸花青赭石扫出大体,再用写意手法着墨大笔劈扫,间以浓淡墨色晕染表明远近、阴阳相背,荷花分列三处,或吐蕊怒放或颔首娇羞,花苞以蓄势待发之状立于画面中心。采宋人笔法以金线勾描花瓣,赤金点缀花蕊,朱红重彩敷色,花瓣饱满丰腴,花苞坚挺朝气,再使寥寥数笔杂草配合花叶生长补充其间,杂草取草书变化之势,数量虽少却笔笔劲道。风裳翠盖,墨叶纷披,红花灼灼,狂野恣肆与高华富丽并存,缕缕幽香溢满乾坤,风神独具。大千作荷多三尺、三开小片,除1963年被美国《读者文摘》收藏的六屏通景荷花外再难见大尺幅作品,中翰清花本场“时空呢喃”拍卖会推出此六尺整纸大作《钩金红莲图》必将吸引各路藏家,再创大千荷花收藏新高潮。图钤印白文“张季”、朱文“大千”两方,题款“脸腻香熏似有情,世间何物比轻盈。湘妃雨后来池看,碧玉盘中养水精。”此为盛唐郭震《莲花》诗,郭震官居宰相,常驻边关,生活艰辛却留下清丽妩媚之绝句。试想当年国破人离散,大千立于石窟案头欲提袖挥笔,胸中感慨盛唐之雄风、艺术之华贵,信手落下郭震之《莲花》,即是咏莲,也是感叹实时不济,其意境深远,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