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伦斯夫妇女委员托管理的拍品目录,法国巴黎尤伦斯今世艺术中央

图片 1

尤伦斯男爵夫妇委托保利拍卖一批珍藏的中国艺术品,包括古代书画与近现代书画,中国近现代油画与当代油画4个部分。首批18件将于春季大拍推出。他还郑重声明:这18件拍品每件都非常重要,古代书画部分更不乏数件国宝级的作品,底价几乎是近20年前尤伦斯买进时的价位。
从2月起媒体就纷纷报道的尤伦斯夫妇将委托北京保利国际拍卖公司拍卖其珍藏的中国艺术品的消息,记者近日在北京保利国际拍卖公司得到了确认。公司执行董事赵旭向记者表示,2009年保利春拍在尤伦斯藏品的带动下,将成为全球艺术品拍卖最大的亮点。
宋徽宗《写生珍禽图》惊现拍场
赵旭透露,尤伦斯男爵夫妇委托保利拍卖一批珍藏的中国艺术品,包括古代书画与近现代书画,中国近现代油画与当代油画4个部分。首批18件将于春季大拍推出。他还郑重声明:这18件拍品每件都非常重要,古代书画部分更不乏数件国宝级的作品,底价几乎是近20年前尤伦斯买进时的价位。
赵旭称,这些作品都曾在2002年北京故宫博物院举办的尤伦斯藏品展上展出,当时还出版了由故宫专家精编的大型画册,其中有一件作品就是非常著名的宋微宗的《写生珍禽图》,在7年前以2530万元在拍卖场上成交,创造了当时中国绘画拍卖成交的世界纪录,引起全球藏家对中国绘画的重视。当时,这件国宝级文物获得了启功、徐邦达、傅熹年等老先生的一致认可,最后由尤伦斯购得,也引起了轰动。这次尤伦斯提出的拍卖底价近于当年的成交价的价格,令人敬佩。
当代艺术有完整单元
赵旭还透露,尤伦斯夫妇委托拍卖的拍品目录,是与保利反复商谈的结果。众所周知,尤伦斯对当代艺术非常重视,一开始只想将其古代绘画珍藏委托拍卖,但在保利的要求下,加入了其所珍藏的当代艺术的作品,从经典油画到当代艺术油画共选了3件,形成一个完整的单元。这样,当代艺术部分与以宋徽宗的《写生珍禽图》为代表的的中国传统绘画,形成一个完整的贯穿。
在当代艺术部分的拍品中,赵旭提到了陈逸飞1979年创作的名作《踱步》。他指出,这部表现艺术家历史反思之作品,也是中国美术史上的重要作品,曾经与罗中立的名作《父亲》一起,代表中国美术界进入美国古根海美术馆展览,使全世界人民重新认识中国油画。这件作品展览出版无数,除了《解放总统府》外,是民间收藏中陈逸飞一生最重要的作品。赵旭还向记者透露,当代艺术部分,还有张晓刚2002年创作的2×3米的大幅作品《大家庭》。
拍卖将引起全球关注
赵旭还表示,尤伦斯决定在中国拍卖他的藏品,在中国也引起不小震动。他认为,拍卖表明了尤伦斯男爵夫妇对中国人民的感情。出于荣誉的考虑,尤伦斯的藏品一般不在拍卖场上拍卖。他对这些作品非常珍爱,认为这些作品属于中国人民,要在适当的时机还给中国。尽管目前全球经济不景气,尤伦斯先生仍认为是时候将这批中国艺术代表作归还到中国人民手中。对于拍卖所得的用途,尤伦斯先生表示,这些藏品的出售将为未来尤伦斯基金会的艺术收藏及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发展提供资金支持。
赵旭还说,这么重磅的拍品,在这样的经济低谷期返回中国市场,也拷问中国的艺术品市场。业内人士认为这是史无前例的组合,不但能显示中国艺术的世界级收藏的水准,也是拍卖场上的最高水平。北京保利将在4月8日为这批作品举办展览,邀请各国驻中国大使以及全球的艺术机构参观拍品,加之尤伦斯男爵的为人及其与业界的密切关系,这次拍卖势必引起全球艺术市场的关注。
赵旭还指出,当前拍卖场上重要的艺术品不会出来,前不久伦敦的拍卖就说明,谁也不会在这样的低谷期推出好的拍品,拍卖公司的拍品征集有难度。不过,对好的拍卖行来说,这是显示实力、脱颖而出的好机会。他还透露,这次保利的古代书画拍卖,除了尤伦斯的藏品外,还有日本著名的有邻馆所藏的清八帝御笔专题。有邻馆是著名的《燕山铭》等重要拍品的出处,所藏的清八帝御笔在傅仪退位前一年见于著录,这次现身于保利春拍,也是海外文物回流的一大盛事。
[2009年03月16日 来源:中国证券报]

艺术圈内,一则小道传闻正在悄悄蔓延。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有可能变卖股权,这可能引发北京当代艺术圈的地震。

作为收藏中国当代艺术品最多的国际收藏家,UCCA投资方尤伦斯夫妇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对中国当代艺术市场感兴趣的国内外藏家的神经。

此前,尤伦斯夫妇在国际市场通过苏富比拍卖行高价出售特纳14件作品之后,转而在5月底的保利春拍中,出售18件中国艺术品,涉及金额1.7亿元人民币。最贵的北宋宋徽宗手迹《写生珍禽图》,拍卖成交价达6171.2万元人民币。

“据说,将有可能是国内的银行机构对UCCA进行接手。”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前副馆长秦思源对CBN记者说道。

而UCCA的核心策展人郭小彦则对此传言予以否认:“尤伦斯基金会对UCCA的支持没有影响,展览计划仍将继续,目前正在筹备严培民的个展。”

据Artprice
database的数据,自2008年5月以来,全球当代艺术品的平均拍卖价已经跌掉76.2个百分点。而据此前统计,从2003年至2008年,全球当代艺术品平均价格增长为800\%。

5月份刚刚结束的纽约当代艺术品拍卖季里,世界两大拍行佳士得与苏富比当代艺术品夜场成交额,比去年同期分别下降了72\%和87\%。其中近年受追捧的中国当代艺术品估价均降低一半以上。国内大面积的画廊半歇业状态仍然在持续。

从公开信息看,北京保利拍卖行在5月底春拍中为尤伦斯举办的专场夜场拍卖会相当成功。

“当天晚上,有1500名有实力的藏家参与拍卖,进场藏家保证金也提高到50万元/位,每件拍卖品都创造了画家本人今年同等尺寸的拍卖纪录。”北京保利拍卖行董事赵旭对CBN记者说道。

除了宋徽宗手迹《写生珍禽图》外,尤伦斯夫妇还以4043.2万元卖出陈逸飞的《踱步》、1680万元卖出张晓刚2001年作《血缘大家庭系列》、683.2万元卖出刘小东1990年作《阳光普照》。尤伦斯夫妇通过拍卖场的收入占据保利春拍总成交额的三分之一。

据赵旭透露,6月19日晚,尤伦斯夫妇专门前往北京保利博物馆登门致谢。事实上,这也客观上打破了UCCA2007年成立初“不联合拍卖行、不涉入艺术市场炒作”的“非营利艺术机构”初衷。

以收藏吴冠中画作闻名的收藏家、大连万达玥宝斋负责人郭庆祥则对CBN评价说:“因金融危机而缺钱的尤伦斯,是想继续筹集资金对其收藏的大量当代艺术品进行养护和炒作。”

北京艺术批评家朱其则表示,艺术品的上涨在于它的话语权,UCCA很大程度上对尤伦斯夫妇藏品起着“学术包装”的功能。

每年运营费用达1000万美元的UCCA,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私人艺术机构之一。曾举办了一系列颇具规模和影响力的艺术展览。5月保利春拍之前,近几年来,尤伦斯夫妇还不曾通过公开场合出售过中国艺术品。

“除了缺钱外,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尤伦斯夫妇对其藏品落袋为安。”朱其分析说。这其中也可能包括每年耗资巨大的UCCA,出售UCCA并非没有可能性。

郭小彦则表示:“UCCA在当代艺术学术圈是有意义和有价值的存在,我并不希望UCCA这样。”

如今,曾大量囤积当代艺术作品的藏家或炒家,可能面临着比UCCA更困难的局面。由于市场资金的急剧萎缩,很多藏品将找不到接盘者,“画砸在炒家仓库中”的现象比比皆是,尤其是那些短期被无故炒到高价的艺术家的作品。